温州麻将么算钱
廣東
“差班”逆襲?她說每個孩子都是打盹的“鳳凰”
來源: 廣州日報    時間: 2019-08-02 09:02

熊麗喬

  小學升初中的最后2年,比此前的4年都要漫長。廣州市東風東路小學六年(5)班的家長怎么也沒想到——自己孩子所在的班,在過去730天實現了“山雞變鳳凰”的逆襲。

  這個班曾被貼上“撕不掉”的標簽,愛打鬧、成績不夠好、不聽話,前后換了五次班主任……無論怎么看,都不像“好學生的模子”。然而,“好”的定義是什么?孩子在小學6年里應該獲得什么?作為江西省最年輕的特級老師之一,熊麗喬曾獲得過200多個各類獎項,并于2017年作為廣州市基礎教育高層次人才被引進到廣州,作為第六個接手這個班的班主任,她找到了答案。

  他們摒棄所有標簽,逐漸彼此認可,打起一場逆襲戰。孩子依舊惹麻煩,只對自己喜歡的事情拼盡全力,卻不知不覺中找到了方向——文可吟詩作對飛花令,武可籃球場上拼冠軍。

  在熊麗喬看來,“沒有孩子需要‘山雞變鳳凰’,因為他們都只是打了盹的‘鳳凰’。”

  第一眼看到他們就下決心當“媽”

  在還沒見到五年(5)班的孩子們,熊麗喬已經聽聞這個班級的“大名”——孩子們愛打鬧,紀律松散,成績在年級“吊車尾”,四年換了五位班主任。家長甚至只記得第一個班主任和剛接手的她。有的老師半開玩笑提醒熊麗喬,“教這個班,平時得多吃幾碗飯,不然熬不住。”什么“預防針”都被打過了,熊麗喬甚至想過,只求這個“話題班”順利畢業就好。

  可當她第一次走進課室,看到四十多雙純真的眼睛時,立馬就心軟了。站在講臺上,熊麗喬突然說道:“聽說我是你們的第六個班主任,那我就是你們的‘六媽’了,我一定要把你們帶到小學畢業!”

  這是一群被貼上了標簽的孩子——“不聽話”“不懂事”甚至“教不好”。她好奇,“這個標簽,就是孩子們的全部和未來嗎?”

  “每個孩子都是純粹、充滿閃光點的,我人生最幸運的一件事就是當老師。”她不僅要把孩子帶到畢業,還要將他們身上的各種標簽,在接下來的730天里一一撕下。

  她不過分責備孩子鬧出的“麻煩”,而是一步步指引,同時也會讓他們看到自己不夠完美,但是一直在進步。

  正是這份平等,讓孩子們喜歡上了這位要為他們撕標簽的老師。“孩子們很聰明,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平等地對他們。”她說。

  孩子的閃光點才是最難發現的未來

  在她接手該班前,(5)班其中一個“很難管教的學生”便因為“愛打鬧”,“名聲”傳遍各個辦公室。在別人看來,這個班的學生惹事、添麻煩、總會導致各種需要處理的意外。

  熊麗喬觀察了這個“愛打鬧”男孩很長時間,越相處卻是越喜歡。她回憶道,“以前我們班黑板報總是會被人搗亂破壞,我就跟這個孩子說,黑板報關乎班級形象,希望以后由你來保護。”男孩欣然接受了任務,從此黑板報毫發無損。

  在她看來,人們往往揪住孩子20%的缺點不放,卻忽略其余80%的優點,可小學不是工廠,不是每個孩子畢業后都得一個模板,“這孩子表面上愛打鬧,正義感、榮譽感正是他的閃光點。”

  令熊麗喬印象深刻的是,在不久前的全校籃球賽上,這個孩子和同學們一起備賽,場上配合、突破、投籃,拼盡全力,最終止步于第二名。孩子很在意,“總覺得自己沒付出夠”,就在籃球場上傷心地哭了起來。

  “每個孩子都有閃光點,有的很容易被看到,有的需要我們去探索。”為此,熊麗喬總是不斷地鼓勵班上的孩子,“孩子得到你的認可,就會嘗試,也會因為你的鼓勵,在某個領域變得越來越好。”

  期待孩子永遠心存善良

  熊麗喬最期待的,是孩子們“永存善良,勇往直前”。

  她還記得,班里有個孩子曾經每次上臺講故事或者演講手腳都會發抖,“自卑,覺得自己沒能力表現好,手腳不知道往哪里放。”然而,演講結束后她總會鄭重地表揚這個孩子:“就算聲音有點小,但他克服了內心的恐懼,堅持到底,沒有中途放棄!”

  接著,全班同學都在鼓掌,臺上的孩子也因感動而抹眼淚。熊麗喬又表揚了所有人——“我還要表揚所有的同學,沒有打斷,而是傾聽,這就是一種尊重,這讓我們感覺到我們是一家人,我們應該給自己掌聲。”

  令熊麗喬感到溫馨的是,現在這個孩子已經能夠落落大方、聲音響亮地參加朗誦比賽,同學們也經常自發地給予他掌聲。在她看來,孩子永遠單純,這便是世上最美好的閃光點。

  因此,她還希望把孩子們帶到了古詩詞的世界——被古詩詞滋養的孩子不容易變壞。

  只要有機會,熊麗喬就會帶大家看《詩詞大會》,一起評論選手的表現、賽制、詩詞。大家在熊麗喬的鼓勵下開始熱衷于背詩背韻,玩詩詞接龍和飛花令的游戲,積極參加班上的各種古詩詞比賽,連課間都不再有心思打打鬧鬧了,而是幾個一組地討論起詩詞。

  “再調皮的孩子慢慢覺得沒勁了,根本沒人搭理自己,如果不參與詩詞的活動就再進入不了班上的‘朋友圈’了,也得趕緊參與進來。”熊麗喬說,后來自己還引導他們去寫詩詞,循序漸進,讓他們發現只要不斷努力,不斷嘗試,自己也可以原創詩詞,甚至配上了畫,貼在黑板報和教室外墻,“不少其他班的孩子看到特別驚訝,‘這是你寫的呀!你還會寫詞啊!’”

  不一定每個孩子都因此成為世俗定義的“學霸”,然而,每個孩子都比過去的4年更加快樂,受到了更多的認可。畢業后,這個曾被貼上“問題”標簽的(5)班,共同出了一本詩詞集,每個孩子都有作品在冊,還附上了個別孩子用古文寫的文章和趣味橫生的書信。

  熊麗喬把這本詩詞集收藏在家,看到詩詞就想到這些閃閃發光的孩子。她說,“畢業典禮前,自己在家練習了很久的演講稿,叮囑自己一定不能哭。畢業典禮上,話還沒說,眼淚先掉。到底說了些什么,我都記不住了。雖然只有兩年時間,離開的時候就像告別自己的40個孩子一樣。”

  她相信,曾經被真誠對待,被信任地愛著的孩子,未來也一定會有所不同。

畢業典禮上,五班老師學生合影。

  班主任的心聲

  和學生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?

  答:我認為我和學生的關系是亦師亦友,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,平等友善,互相尊重。我們經常開玩笑,用輕松愉快的方式學習,孩子們說,語文課笑聲最多。他們還給我頒了個奧斯卡小胖人獎!說是以此表揚我在課堂上的精彩表現。我喜歡孩子,我喜歡跟他們一塊兒上課,每次上課都覺得很開心,很充實,很激動!有時我回老家還會給他們帶手信,當地好吃的,帶回來,他們特開心,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。之前,有兩個同學中途離開班級去國外,歡送會上,我和大家都是哭得稀里嘩啦,當用真心對待彼此時,孩子是有這種感覺的,彼此很舍不得。

  遇到孩子惹出事情時,心態是怎樣的?

  答:最重要的是克制自己的情緒,客觀對待事情和孩子——只有控制好自己,才能教給孩子面對問題、解決問題的能力。應該把一件“壞事”變成了一個大家都能有所收獲的教育。對孩子應該嚴格,但也應該寬容,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學會承擔錯誤,避免同樣的錯誤再次發生。

  當時為什么會選擇來廣州?

  答:選擇來一線城市是希望給自己的孩子一個更高的平臺,也給自己一個更大的挑戰,選擇廣州是因為這里包容大氣,適合生活。廣州人低調樸實熱心,在這里工作愉快,生活順心。(全媒體記者蘇贊、林琳)

(責任編輯:崔凌云)
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31124828141
温州麻将么算钱 云南时时规则 港彩论坛118资料红姐 贵州快三二不同推荐 河南快3走势图今天 江苏时时诈骗 东方心经ab面图库 辽宁快乐12遗漏top 重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? 乒乓球比赛 十期倍投稳赚方案图片